香波堡吸引法总统的不仅是狩猎

来源:环球时报 时间:2018-01-09 16:31:40

  从诞生初起,香波堡就注定要像明珠般在卢瓦尔河谷闪耀出璀璨光辉。恢弘尊贵、卓然不群、堪称法国王室珠冠上最灿烂的标志……人们穷尽想象和词汇来形容这座城堡的王者风范。500年后,它被法国历史上最年轻的总统马克龙选作庆祝40岁生日的地方,仅仅一段晨跑、一个晚宴,却被媒体批评为一场“国王的游戏”。的确,法兰西第五共和国史上鲜有总统来这儿举办庆典,吸引他们从巴黎前来的只有狩猎。

    历时165年才完成

  受文艺复兴影响的法王弗朗索瓦一世在1519年兴建香波堡。精良建材、巧妙设计加上巨额投资,这座城堡历时165年才完工。城堡六个圆锥形角楼环绕着正方形的主堡,内有440个房间,365座壁炉,13个主楼梯和70个副楼梯。交错林立的烟囱及塔楼,繁复甚至漫无节制的装饰,让人从远处眺望香波堡时仿佛看到一个插满蜡烛的大蛋糕。连文艺复兴巨匠达·芬奇也在这儿留下他的杰作“双旋梯”:两组独立楼梯交错围绕一个轴心螺旋式盘旋而上,在两个楼梯内上下之人相见却不可相遇。据说这是国王为避免王后和情妇尴尬相遇而特别授意达·芬奇设计的。

  高端、大气、又很上档次的香波堡不但成为文艺复兴进军法国王室生活潮流的领航者,更满足了法王向欧洲他国炫耀权力、财力和品味的需要。但在皇家建筑史上,它堪称一项规模最大的 “面子工程”。因为它外表虽然漂亮,内部却跟舒适不沾边,更谈不上防御之用。弗朗索瓦一世及其后继任的路易十三、十四、十五都很少在此长居,为让萨克森伯爵安心驻扎在此,路易十五曾播出专款为香波堡加装木墙裙、隔热天花板、小隔间及烤炉。中看不中用的香波堡,唯一派上大用场是在路易十四时代,戏剧家莫里哀在此排演了著名的戏剧《浦尔叟雅克先生》和《贵人迷》。

    大量商品以香波堡为商标

  既华丽又童话的香波堡是世界城堡界内公认的“高大上”作品,如何利用这个高大上的特性圈钱,从未被精明的商家忽略。据不完全统计,世界使用香波堡为商标的产品超过70多个品牌。如果说餐具、花瓶和皮靴以“香波堡”作商标尚可理解,那么跨界的香波堡电灯开关、空客飞机和棺材,甚至跨国的挪威香波堡三文鱼、奥地利香波堡矿泉水以及亚马逊香波堡床垫实在令人难以将它们与城堡代表的品质和形象联系起来。

  马克龙选择一座华而不实、又沾上铜臭味的旧时皇室城堡庆生,确实容易让人产生负面联想和评论。他辩解称,“有人说我在此庆生是特权,难道每年来这儿参观的100万游客也享受某种特权吗?香波堡皇家历史背后还有一个超棒的自然环境和狩猎传统,这同样吸引我。”说到狩猎,这或许是马克龙香波堡此行的真正用意,在当选总统之前,他就表示胜选后恢复“总统狩猎委员会”。

    法国总统有狩猎传统

  香波堡周围的庄园拥有5400公顷的森林、草原、沼泽及河流,被称作欧洲最大的封闭式公园。法王弗朗索瓦一世选中这里修建行宫也是为了享受度假和狩猎之乐。第五共和国以来,多位总统传承了来这儿狩猎野猪的传统。前三任总统戴高乐、蓬皮杜、德斯坦都喜欢狩猎,枪杆子也练得不错,从小野兔到大马鹿都不在话下。“晨光初耀时,总统和随行人员约30多人吃完早餐驾驶越野车出发。大家根据抽签决定动态猎枪游击或静态窥伺出击的地点及方式,中午在林中空地野餐,晚上回到香波堡大厅秉烛夜宴。但全部猎物对外出售,猎人不得归为己有。”法国作者巴凯在她的《总统猎游图》一文中这样描写道。

  诸位总统中,德斯坦是个“职业猎手”,一天在5次围猎之后,他仍未命中目标,狩猎进行到深夜,他射中一只野猪才算尽兴。德斯坦曾邀请非洲政府首脑前来狩猎,作为回报,他也远赴坦桑尼亚和中非狩猎水牛或猞猁。他的继任者密特朗专门创立了总统狩猎委员会。该组织负责在香波堡庄园内每年开展3到4天由总统邀请、议员及外国大使参与的娱乐性狩猎活动。密特朗并不热衷狩猎,但借机进行非官方的“重要会面”,许多重要政商人士都是总统狩猎日的座上宾。密特朗曾专门叮嘱总统狩猎委员会负责人,狩猎扮演的角色就是加强总统影响力,让来自不同领域的权力人士间玩在一块儿,促成交易和协议。

  针对总统狩猎的资金来源、参与条件以及政治透明度等疑问,使希拉克在执政期间做出了停止总统狩猎的决定,只允许以维持动物种群数量为目的的猎杀。2010年,时任总统萨科齐正式取消总统狩猎委员会。纯娱乐性地放松还是渗透着权钱交易的政治操作?应该继续还是终止?长久以来,作为爱丽舍宫内务中的一块敏感地带,外界很难窥查到总统狩猎的真正面目。马克龙在香波堡的实地考察能重新开放“总统狩猎”吗?这还是一个难以解答的疑问。

责任编辑:李傲然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