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敬英雄!做着将军梦的牛大志,倒在“被转业”的第39天

来源: 中国山东网 时间:2020-08-01 19:15:19

  

  有着将军梦想的特勤中队长牛大志,在从部队转业的第三十九天,牺牲了。在牛大志牺牲十年后,他被拍成电影,走上荧幕。

  越来越多的人知道了牛大志,他从军营走到百姓的茶余饭后,走进崇尚军人的年轻一代的心里。

  八一前夕,海南省作协主席梅国云的长篇小说《第39天》在海口首发。根据《第39天》改编的电影正在海南岛火热拍摄。一时间,《第39天》和牛大志成了岛上最热门的话题。

 

  牛大志出生在牛家村,牛家村有一个大将军墓。平日里,谁家的孩子不听话了,总有那望子成龙的父母,扯了孩子的袖子,拉到大将军的墓前,数说了孩子的不是,又要孩子在墓碑前磕头认错,发誓将来要做大将军一样的人物,才肯让孩子回去。

  大志从小就跟着村里的拳师岳师傅学拳。岳师傅经常对他说:“娃娃,这世道,不要总觉得自己多能,大将军多能啊,也把自己埋在了这里。那人过一世,就是蚂蚱的一秋。这村子,我端详了脉气,也就是大将军能保佑出武官。村里的娃娃,大大小小地我都看了,没出息,就你还差不多。你要好好地念书做人,将来出门闯荡天下,大将军就能保佑你。”

男一号任悦鸣饰演的牛大志(摄影/黎家美沙酮)

  大志那时候还小,经常被师傅这样一教诲,就全身沸腾了,总有当了披挂的英雄,出征作战的冲动,就一直老老实实的读书,也不敢有丝毫的人品上的脏斑。

  带着做将军的梦想,牛大志穿上军装,走进军营,成了一名光荣的战士。刚入伍上军校时,这个连县城都没有去过,从来没有坐过火车、穿着补丁衣服的农村娃,在学校饭堂吃完第一顿饭洗碗的时候,连洗洁精都不知道怎么用,一下子就往碗里挤了半碗,引得同学们哄然大笑。可只用了几年时间,他就成了侦察尖兵,全国散打季军,军队射击冠军,还带出了标兵中队,而且是连续多年的标兵中队。作为特勤中队的队长,牛大志还贴身警卫过国外元首以及党和国家领导人。

海南省委宣传部常务副部长、省电影局局长符宣国在《第39天》小说首发式上。

  牛大志原以为,能在部队干到支队长、总队参谋长、总队长、当上将军的,哪知道从小养成的见不得说假话、办虚事的性格,把自己害得突然转业了。那天,从没有找他谈过话的政委叫他去喝茶,绕了几道弯子告诉他,组织上已经确定让牛大志转业,命令已经到了。大志一听急了,让我走,还不如让我死了!

剧中男女主角。(摄影/黎家美沙酮)

  政委告诉他,让连职干部转业每年都是有指标的。指标就是任务,是任务就必须完成。让转业,支队党委也是忍痛割爱的,“好在你还没有成家,转业了也没有什么拖累。”

  牛大志心的话,既然是忍着痛,就不要割爱了嘛!哦,没有成家没有拖累,就该转业,如果战争爆发了,也让我们这些没有家庭拖累的呆在后方,或离开部队吗?

  激动归激动,不解归不解。牛大志还是服从了命令。

  牛大志记得有一次处突,面对十多个手拿武器的有组织的犯罪团伙,是他给了已经瞄中了指导员建中的那个歹徒一梭子。也是因为自己这一梭子,歹徒们疯狂地反抗。一名战士被子弹击中了右肩胛骨,成了轻度残废。虽然犯罪分子没有一个活命的,但在后来的总结大会上,还是有领导批评大志在没有命令的情况下开了枪。大志那天没有辩解,他不需要辩解,自己的老战友老同学建中只要活得好好的就成。他大志开枪的时候想都没有想后果,只是想一梭子把那家伙撂倒,建中千万不能有事。后来,从那些犯罪分子的资料中看到,被他击毙的那家伙外号叫“小李广 ”,是这个团伙中的神枪手,也是特种兵出身,所以他首先瞄中的是肩章上一杠两星的建中。却没有料到,大志一双鹰隼般的眼睛早就逡巡到了他的枪管。

  牛大志多次在这样的场合,毫无保留地抢了许多人的风头,甚至让大家看到了有些领导的低能和弱智。一个连级干部,多次在实战中用行动否定了总队一个智囊团的决定,这简直就是活剥领导的脸皮。于是,牛大志的军旅生涯戛然而止。

  在村里,牛大志的响动是很大的,这个就连牛大志自己都知道。乡亲们都羡慕人家这老两口子没白疼娃,人家娃出息大了,都当上特警的队长了,听说能说外国话,还保卫过中国和外国的国家领导人呐。人家娃可见了大世面了。人家还说呢,等当上营长再回家,营长那是多大的官呢!

  老人们闲谈的时候这么说,都对大志充满了期望。大志他爹妈就压力大得厉害。年轻人见世面多,都说大志将来不仅能给村子里修路,还能帮村里办厂,并列举了有个省出了什么人,立马村子就成了这个县最富裕的村子,村子里都有了迪吧。老年人不知道迪吧是什么东西,只知道自古至今,能见圣面的只有大志!

梅国云(前排右4)和电影《第39天》剧组合影(摄影/黎家美沙酮)

  乡亲们就这样把大志传得很是夸张。乡亲们都因为大志而光荣得很。他们出门走亲戚,与别的村子里的人聊天,也都把大志作为谈资来长自己的风光。这能不高兴得意吗?全国十几亿人口,有几个能保卫中国和外国领导人呢?就是咱们一个牛家村,又有几个见过县长和县委书记呢?

  还在想着这回去该如何向父老乡亲交代的时候,牛大志搭乘的车子已经到了村口。村口站满了人,两棵老槐树的中间挂着红色的大横幅,赫然写着 “热烈欢迎牛家村英雄牛大志衣锦还乡 ”!父母亲被乡亲们簇拥在中间,满脸灿烂地笑着。

  这是大志最不愿看到的景象,也是自己想都没有想到的景象。毕竟自己不是当年的汉高祖以一泗水亭长贵为天子,衣锦还乡!更何况,他这个英雄,是在自己不情愿的情况下被领导安排转业回来的!

  牛大志本想悄悄地回家,哪知脚刚挨地,震耳的鞭炮声就噼噼啪啪地响了起来。大志站在地上还没有稳当,就有个小伙子大声说:“咱们把大志哥抬起来吧!咱们也学习学习电影上的,把英雄抬起来!”就这样,大志就在稀里糊涂中高高地坐在了人椅子上,几个小伙子把大志抬着,就像当年武松打死了老虎被人抬着游街一样热闹无比。乡亲们一个个咧着个嘴巴开心地笑着往大志家走,这巷子里的人流五颜六色的顿时就像斑斓的潮水一样。

  等大志从人椅子上下来后,面前就是一大片要求握的手。有镇长书记的,有村长书记的,还有乡亲们的。大志迷迷糊糊地感觉到,在村子里的每一块空地上,都是喧嚣的人群。在牛家村,保卫过中央首长的英雄牛大志已经被神话了。牛家村的人知道,牛大志的未来就是牛家村的未来。自己的孩子,将来依靠着牛大志飞黄腾达的日子不会遥远了。即便不是飞黄腾达,至少,牛家村的人将不再是这个社会上的弱势群体。

  镇书记代表镇党委镇政府和全镇的乡党欢迎,市县电视台也来到现场报道,镇上的两位领导都有意识地站到了大志的两边。扛电视的一进来,就把镜头对着了大志,村里人每天晚上都能在电视里看到的那位像天人一样漂亮的女主持就站到了摄像机的前面。

  就听女主持人说道:“各位观众,这里是牛家村。今天我们来到牛家村采访,是因为在这个普通的自然村落里,出生了大家非常熟悉的全国英雄模范,武警部队的一等功臣、某特勤中队队长牛大志同志。牛大志同志在军校毕业五年后,今天忽然探亲返乡。这些年来,我们台曾三次赴大志所在的部队采访大志,大志是我十分崇拜的老朋友了,我想也是无数少男少女最崇拜的偶像。今天,我终于能在大志的家里采访他,感受英雄的另一面风采,感到既高兴又兴奋。下面,我们还是请大志谈谈这次探亲的感受吧。”

  就在摄像机对着大志的时候,大志的情绪已经平静了很多,脑子也清醒了。他习惯地调整为在部队开会讲话时的姿势,不动声色地做了一个深呼吸之后,就对着镜头十分沉着地用本地话说道:“非常感谢这些年来本县各级领导和父老乡亲对我的关注!感谢电视台同志的不辞劳苦!大志过去的荣誉永远属于家乡人民和我的父母对我的哺育,还有部队首长的培养教育。实际上,从我取得荣誉的那一刻起,荣誉的光环已不复存在。但我将永远把荣誉作为鞭策的动力。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大志我这次回来,不是探亲,是因为组织上安排我转业了。谢谢!”

  大志刚一说谢字,灯光就啪地灭了。显然,长发披肩的男灯光师在听到“铁打的营盘 ”时就已经感到非常失望了。一会儿时间,这些一天到晚把大志挂在嘴边上很是牛气地和外面人吹牛的村民们也都离开了。有叹气的有摇头的。领导毕竟是有领导做派的,礼节性地和大志握了一下手后也就都走了。

  牛家村的闹剧在村人离开大志家后就趋于冷清。牛大志是被人们一厢情愿地拉进这个闹剧扮演了主角。等谢幕的时候,大家才发现,他们上演的是一出荒唐的闹剧,于是在大伙溜之乎也的时候,尴尬独自留给了大志。

  大志庆幸自己的清醒,如果不在电视台前说出自己转业的话,那么虽然自己的落差可能要小一些,领导和电视台的功德最起码也算圆满。可大志就成了不折不扣的骗子!

  其实大家心里面都非常明白,这么大一个英雄,一个就像中午太阳一样火热的前途无量的年轻干部,部队怎么会安排他转业呢?你大志被安排转业了,除非你身体有毛病,如果身体好好的,那就是思想上有毛病了。

  梅国云的长篇小说《第39天》是以转业军人牛大志自 “被转业”到牺牲39天的短暂人生历程为主线展开的。

  这是一部反思类小说。小说以日记体的形式,真实而平实地刻画了牛大志这个不愿意脱离军队这个大集体的英雄人物由英雄到转业后光环的消失,再到亲手击毙了劫持人质的亲叔叔之后再度被强加上英雄光环的故事的构造。强烈地折射出了“娱乐致死派”和军队内部个别以牺牲战斗力为代价的“安定派”在物欲横流的年代所张扬出来的可怕力量。

中国华侨出版社再版《第39天》封面。

  这个可怕的力量无论是地方,还是神秘军营,它都是存在的,而这部小说的亮点,或者说是“锐化点”,正是在于大胆地揭示了这一问题。

  这是近年来,即使涉军题材在最为宽泛的环境下都所不及的。

  小说有牛大志转业的前因后果,也有转业之前和之后在家乡的系列遭遇。英雄人物牛大志转业了,随之而来的是家乡对其前恭后倨的变化,包括因对牛大志单相思而精神处于崩溃边缘的女大学生张小爱情感上的变化。牛大志是一个悲情式的英雄人物,他并不在乎家乡的看法,唯一让他不安的,是埋葬在家乡的一个无名故将的坟墓……

  牛大志的转业,让家乡牛家村失去了招商引资的机会,现实的村民只在乎现实意义上的英雄。于是,在引资落空、村民们又把耕牛或宰或卖之后,这个贫穷的村子里爆发了一场劫持人质事件。

  在人质的生死关头,让村民很快遗忘了的英雄牛大志果断地击毙了亲叔叔,但,这并不是生活在传统观念中的村民能理解的,于是在政府认可,村民鄙视的现实环境中,无法原谅自己的牛大志被迫离开家乡,开始了他短暂的39日的人生之旅。最终,牛大志在和蓄意制造DA合作论坛开幕式恶性事件的犯罪分子的较量中兑现了自己的誓言:以天下为己任。

女一号欧一饰演的张小爱

  作家、《天涯》杂志副主编林森说,如果寻找一个跟书中主人公牛大志相呼应的文学人物时,他想到金庸《天龙八部》里的萧峰。在某种意义上,牛大志就是一个当代的萧峰,当他在军人和群众的身份中迷失的时候,注定了他拥有化解不开的痛苦;当他亲手了结了自己的叔叔,就注定了他将在一场“战争”中献出自己的生命作为心灵的救赎。

  《第39天》是一部军旅文学史上可读性极强的最尖锐的深度批判小说。是军事版的《鲁宾逊漂流记》:悲情英雄的漂流日记;是农村版的《百万英镑》:英雄的倒塌和再造;是现代版的《寒窑》:一部现代爱情的挽歌。

  从网上的资料可以看到,《第39天》是梅国云十年前创作的,他当时应该还没有退役。可以看到,梅国云是带着无限的爱国情怀创作这部作品的。作品里的主人公牛大志就是“被转业”军人。而读者看到的却是,一个“被转业”军人,在国家安全受到威胁时,都可以义无反顾地牺牲生命,这样的军队一定是最强大的军队,是战无不胜的军队。更何况,十八大后,军队强力反腐,军队全面建设进入了新的发展轨道,军队的战斗力更强,人民完全可以放心我们的国防。

  当下,有关国家对南海虎视眈眈,故意制造紧张气氛。我们不会主动挑起事端,但对有关国家的挑衅行为要做出必要的反应。战争是残酷的,但因为我们有强大的人民军队,现役和退役军人中有无数的牛大志,至少民众可以从《第39天》里,让自己踏实一些。(作者:宾语)

责任编辑:张敏敏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