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心灵归属的时空里自由翱翔——济南篆刻家孔军艺术概览

来源: 中国山东网 时间:2021-10-22 20:10:14

  一帘秋雨弹窗外,两盏香茗袭人来。

  面对面咂摸孔军之谈艺论篆,别有一番感觉。何也?听他热情爽快的声音响若洪钟;瞧这阔面重颐、浓眉大眼,一米八的大块头,挥斥谈笑间尽呈担山赶日之气、逐虎过涧之势。——这典型的山东壮汉英伟形象,如何与方寸之间精思妙构、磨刀奏石的篆刻联系起来?

  非常之人必行非常之道,非常之道必取非常之功。

  “‘信心是生命和力量,信心是奇迹。’从小,我就对这句名言记忆尤深,坚信不疑。”如此这般,他以大河奔流似的节奏向我们展开了关于他的人生、他的艺术历程。

  既是孔子75代嫡孙,又身出书香门第,孔军自小文质彬彬,遵父勤练书法;就读育英中学时,则深得谢姓恩师指教,熟习《玉版十三行》和《智永真草千字文》等诸帖;及至韶龄,尤爱深耕《秦石鼓文》和《汉袁安袁敞碑》。1982年,他以5分之差惜败高考后,毅然投笔从戎,成为一名海军战士。

  “5年部队生活,磨练出一个好身体,我也从没忘记习书练字,预备将来退伍后当个书法家呢。”当自愧和羞涩在这张雕塑般英俊的脸盘上叠加着瞬间划过,本真的孔军可爱极了。

  1988年退伍转业到济南农行后,孔军虽痛感年复一年被繁重的日常工作所裹挟着,艺术追求自信的火焰在天天社交应酬里日渐衰微,但每遇艺坛高手或书师画友,必以促膝倾谈为乐、抵足畅叙为安。因为,根深蒂固宗贤师法的热望始终没有在他心底枯萎,重整山河潜迹艺苑的冲动时刻在准备着。

  上世纪九十年代初,孔军幸识著名篆刻家陈左黄先生,并获赠《百花印谱》;继之,又经书友引荐与篆刻名家张勇一见如故,结为至交。

  “认识这两位老先生后,我落脚于主攻篆刻的自信心与日常冗务的斗争更频繁、更激烈了。每当偶尔翻看师友所赠篆刻典籍,技痒心急。可眼见得日常工作成天跟催命似的,又倍感力所不逮,苦于无奈。”忆及此处,孔军忽然抬起头来,两眼闪着激越的神采,“直到2013年10月,济南美术理论与书法名家张诚先生和我的一席长谈,帮我彻底放下了包袱,重新鼓起我积久的自信心和致力于篆刻艺术的干劲儿!”

  在艺术界素以谈锋犀利著称的张诚先生对孔军讲,光说、空想而不练,都是假把式。当你沉浸于被动的工作中,天地就小了;没有心灵归属之地,人生就空了。

  “张诚老师不仅用这一席话震醒了我的自信心、激发了我的进取心,更用具体的严格要求为我开掘出心灵归属之地:从明天起,能推则推一切应酬场合,让你的文房四宝都纵情舞蹈起来;买纸买刀选石料开始下手干!”绘声绘色比划到这里,孔军早已慨当以慷、激情难抑。

  “信心是生命和力量,信心是奇迹。”正是这再次爆燃的信心,给孔军注入了难以想象的热情和意志。每天一下班,他便直扑自己用宿舍楼地下室改建而成的工作间。寿山青田巴林昌化石,那美的质地、美的形态和美的色彩,样样令他心旷神怡;分红布白,打稿、平石、施刻、修整、饰理边栏.......在其心灵归属之地,他静以凝神,一刀一刻,相伴金石,神游八荒,完全把自己融化进纯净的篆刻天地。“那时动刀篆刻,第一刀下去就把左手虎口切了个口子,赶紧贴上‘创可贴’止血;沉了沉,又刻上了。就这样反反复复刻了起来。一段时间后,虽然左手上没贴过‘创可贴’的地方不多了,但是,看到出自我手下的那些篆刻作品——像《吉泉》、《一承》等处女作——特别兴奋。因为我有个朴素的想法:这些作品是我艺术追求之梦开出的第一批花朵;远离浮躁喧嚣而秉艺养性是干正事儿,是亲近理想和愿景,不是胡乱消磨时光。”这发自内心深处的喜悦,在他的双眸中跳动成明艳的光彩,偕这一室墨香合奏出金石的交响。

  蓦然间,低头摆弄刻刀的孔军话锋一转,说要走对、走直并勇攀艺术高地,仅凭一己热情往往会事倍功半,甚至迷失方向,没三五个真正意义上的德艺双馨之良师益友断难得逞。

  正当孔军自喜于“下手挺快,出活很爽”,即时关切他的张诚先生兜头给了他一盆凉水。“篆刻治印自文彭之后,逐步形成徽派、浙派、邓派和吴派等诸家风韵。前人何以能在方寸之间尽呈万千气象?那是真本事!”张诚说,上溯三千年的篆刻艺术是一门实实在在的学问,绝非单依字形哆哆嗦嗦的"雕虫小技"。要做到以刀法御笔法,尊崇于严格法度而落脚于文字造型,直至达到“我以我书入我印”,才能渐趋形成独特的个性色彩和审美价值,才能切近篆刻要旨催生出丰神飞扬的作品。

  由小篆到金文,从纷繁的字形演绎到神鬼莫测的刀法变化,张诚对孔军在印学理论上悉心教授,在篆刻实践中步步为营,带他绕过了一条条弯路,拥抱了一个个惊喜。

  收心而静思,边刻且边悟。一方方印石,一沓沓印蜕。在刀痕中追寻古意而汲取滋养,于崩石间另辟蹊径而物我两忘。此间,这崎岖的攀登和跋涉的途程,不知留下了孔军多少内心的独白,多少如歌的行板。

  孔军篆刻作品

  2014年5月,经张诚先生力荐,孔军得识西冷印社社员兼海右印社社长的当代篆刻家贾鹏。当他斗胆示以自己所刻部分印谱时,贾先生眼前一亮,不仅由衷欣喜地一一予以评点,且慨然将《汉印精华》和《周金文四种》相赠并签名。其中,贾先生还在《汉印精华》很多章节处为孔军折好了角,对嘱其仿刻的作品打上了勾,“打勾的,你都把它刻出来,包括大小、形状、缺口等等。它怎么刻的,你就怎么仿刻。刻好后给我看。还得多读专业书!”

  正是壮苗喜逢甘露洒,骐骥幸遇伯乐来。从《百家姓印谱》到《篆刻学》,从《怎样学篆刻》到《周金文四种》,再从《荣宝斋藏三家印选》到《中国历代闲章集粹》,一个个不眠之夜,浩繁卷帙滋补着孔军的印学慧根;一方方文心印田,切刀冲刀镂刻出孔军的壮志雄心。当他把仿刻《汉印精华》的24方汉印捧到贾鹏先生面前时,先生惊喜之状委实难以言表。

  “好个‘书从印入、印从书出’啊。都是你刻的?”

  “都是!”

  “在我诸多学生中,甘于寂寞又狠下工夫,饱学实干能速出佳作者,你是第一。——好样的!”

 

  孔军篆刻作品

  此时,呈现在笔者面前的,是孔军的一方朱文“江山如此多娇”。但见线质劲挺,圆转流畅,弧势柔美,纤细可爱。其气韵由“江”而出,气随“山”行,竖线支撑,左右对孤呼应;“如,此,多”仨字弧线灵动,“多”留空间,残点得趣;“娇”字则线条疏密有致,纵横舒展。赏此印,毫无一丝媚态之味儿,尽显清代篆刻名家吴熙载刀法圆转而气象骏迈之质。

  孔军另一方精神抖擞的典范之作——白文“金阳”,忽欹忽平,时疏时密;用刀隨心,刻痕爽快,且单双无不深得其法,令观者连连称奇。细研之,“金”字上部斜势而行,下部则以平而收。“阳”字冲刀简捷,平行而出奇,与“金”字气脉贯穿,字里行间,给人以生动活泼之感,直抵今日印坛旗手、沪上韩天衡之印髓。

  遍览孔军蔚为大观的篆刻作品,文字线条生气灵动,章法布局严守法度。或苍茫古朴、阴阳互律,整饬庄重尽逞威仪;或丰神流彩、跌宕超逸,生动活泼含情吐芳。

  “激情燃烧八年,醉与金石为伴。孔军在心灵归属的时空里自由翱翔,也正从印学的必然王国向自由王国坚实迈进。”言及孔军篆刻艺术历程,张诚先生以手加额称赏不迭,“兼具多方面丰厚的知识修养,孔军以扎实的篆刻艺术功底推陈出新、发扬光大,实属印坛幸甚。”著名书法理论家、文化学者刘锡山慨言:“相识孔军先生多年来,其篆刻水平进益神速,太令我为他点赞了。”著名画家、济南高新区美协主席王兵则以切身感受,道出了印坛众多高贤的共同心声:“能以刀尖上的‘温度’让印面上的文字情感如此熨帖,孔军做到了;能以高超的篆刻手法传输丰沛的文心诗意,孔军做到了。作为印坛实力新星,孔军他日养成时,艺坛必伟器。让我们都祝愿他‘鹄飞举万里,一飞翀昊苍’,带给人们更多的美的享受吧!”(李兴正)

责任编辑:刘自锐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