值得一读!张泉2021年度文章《时光作渡》发布

来源: 中国山东网 时间:2022-04-29 11:21:46

  编者按:山东省政协常委、省工商联副主席、世纪金榜集团董事长张泉坚持写年度文章已成圈内热点事件。他撰写的多篇年度文章曾创下阅读量10万+的记录。最近,网友期待已久的张泉2021年度文章《时光作渡》在世纪金榜集团微信公众号正式发布。这是一篇值得企业家、创业者还有企业员工仔细阅读的好文章。征得张泉本人同意后,本网节选了该文部分片段予以发布,以飨网友。

  岁月更迭记写心路历程,是多年的习惯,今年却一拖再拖。这一年,发生了很多事情,现在仍在发生之中,总感觉有太多文字载不动的悲喜和惊炫。感恩在此期间一直督促我交卷的好朋友。期末考试的答卷拖到了期中考试,我却仍能因时光作渡,以情谊为念,与朋友在字里行间、纸短情长中美好重逢。

  生命苦难

  几乎所有人都盼望着虎年早日到来,将苦难清零。然而,在“虎虎生威”“如虎添翼”的声浪里,俄乌战争却全面爆发。早晨起来,我做的第一件事,几乎都是刷战况新闻,甚至半夜也会看一眼。盼望着结束,担心着扩大。时间出乎意料的长,牵涉出乎意料的广。那种极度的生命不安,整日萦绕心头。

  2021年,我也曾亲历过好友如空难般的骤然离开。4月27日下午1:30,我接到了张乾急促打来的电话:“董事长,王瑞不行了,我们正在送他去医院抢救的路上。”王瑞是合作印厂的负责人,当天为了参加山东省书业商会的会议而来。他与金榜的合作,可以追溯到父辈,有二十几年了。厂子里的许多设备,都是世纪金榜出资购买的。王瑞刚从他的父亲手里接过接力棒,风华正茂、年富力强。他身材魁梧、声音洪亮,喜欢越野,十分阳刚。无论从哪个角度,我都无法接受这个事实。张乾说:“王瑞吃饭期间,没有任何不适,反而是一直在照顾邻座的印厂老总。面条已经上来了,他还没来得及吃,就毫无征兆地突然头一歪,趴在了桌子上,旁边的人扶他喊他时,他已经没有意识了。”王瑞的妻子、父亲先后来到了医院,悲恸欲绝、哭天抢地……在生死面前,我们平素遭遇的那些苦难又算得了什么呢?唯有认真地活、用力地爱、开心地笑,才能不负生命、不留遗憾。

  过去的一年,我的身体也是状况百出。一次酒后,右手小拇指里面莫名其妙长出了一个疙瘩,比黄豆大吧,各种药膏抹上也不见好。去医院查查吧,良性的,一颗悬着的心放下了。那就与它和谐共处吧,每天冷敷好生伺候着。后来,我又遭遇了几个月的神秘头痛,去医院做了脑CT并没有发现病变,医生下药无效,只能自己咬牙扛着,疼厉害了,就用手使劲掐太阳穴以转移痛苦。此间该审核的文件一刻也没有耽搁,该参加的会议一场也没有落下,该赴的应酬一次也没有爽约,该约的朋友一个也没有少见……“凡你手所当做的事,要尽力去做。”我不敢有丝毫的懈怠,工作已然成为我的使命,身体诚然宝贵,但我更热爱它勤奋做工、高速运转的样子。

  这一年,李祥安同志在心脏瓣膜置换之后再患重疾,肾血管瘤手术后不到一个月便重返岗位;王强同志在家人治疗下灵魂唤醒;李华同志成功战胜神经性耳聋顽疾;崔岗同志与脑梗顽强斗争恢复如初……一个个奇迹,让生命绽放出历尽苦难之后的芳华,令人感恩和欣喜。

  2021年7月,集团举行新版日历发布活动,主编杨存昌教授欣然出席,在现场洋洋洒洒讲了十几分钟,丝毫看不出大病初愈的征象。存昌兄学养丰沛、雍容大度,学识和人品都是我敬仰的,曾长期担任山师文学院的院长。我们合作美好,友谊深厚。2021年初,存昌兄突然查出结肠癌,而且已有浸润和转移。参加发布会之前,他刚打完八轮化疗,嘴唇黑紫、体力大减。看着他在舞台上神采飞扬,我更能感受到这是他对生命苦难的宣战。存昌兄特别喜欢苏轼,其才华其经历其豁达与之神似。人生和事业都当如此,无所谓风雨,也无所谓天晴。放下包袱,干就是了。

  双减“风暴”

  论到教培行业2021年最为风云跌宕的人物,俞敏洪算得上是其中的一个。作为中国知识分子群体中最早下海的人,他的经历颇具传奇色彩。俞敏洪先生有才华、有眼光、有个性、重感情,出身草根,底层逆袭,演讲富有哲理、诙谐幽默,是年轻人膜拜和追求的范本。

  经领导介绍,我和俞敏洪先生有所结识。一年多前,新东方在赴美上市14年后又成功登陆香港资本市场。我电话致贺,他却有些意兴阑珊,大有不得已而为之的无奈。现在想来,或许那时他就已经对“中概股”在美国的境遇有了预见。

  2021年,双减政策横空出世,教培行业几近团灭,学科培训的黄金时代戛然而止。作为行业中最负盛名的头部企业,新东方受到的冲击是毁灭性的。

  “年度聚餐我们选择了普通餐馆。为了让大家吃好,我安排到市场去买点海鲜,让餐馆加工。酒也从原来的好酒换成了普通白酒和红酒。大家依然喝得不亦乐乎。”透过俞敏洪先生的描述,我们可以想见新东方已何其艰难。“教培时代结束,新东方把崭新的课桌椅,捐给了乡村学校,已经捐献近八万套。新东方必须保证现金流,以确保能够给学生家长完成退款,给离职员工结清工资。”这是怎样的风骨与气节。

  世纪金榜以文化教育出版为主业,与教培关联度不高。2020年,在教培行业欣欣向荣、风光无限的繁盛时期,我们也想对这片蓝海有所探索,尝试接管了四个校区。刚接管时,每个校区都是一个烂摊子。前期,独立自营的李杰,堆积了许多历史遗留问题。师资不足、生源不稳、纠纷不断,以低价倾销换来的收入注定要以极其高昂的代价去消化。王强、赵洪青、袁立新都因对学校的监管不力而摔了跟头,几个校区的校长也走马灯似的换了好几茬,尤其是一位财务副总主动请缨兼管教培之后,更是混乱和疯狂,一些人利欲熏心、讨好配合,各种妖魔化的表演,让付出信任的我内心滴血。公司不得不成立专门小组进行整顿。我为此投入了很多精力,费心费神,总算让校区一点点地规范起来,有了起色,上了规模。

  这时却遭遇了政策的转向。在应急讨论会上,许多同仁还抱着各种幻想。有人觉得“双减”不过是一阵风,吹吹即过;有人提出可以用兴趣培训等形式代替学科辅导,应付过关。刚刚担任新一届校长的吕金轩更是满脸悲情:“校长的椅子我还没坐热乎,就遇上了关门,真是痛心。”我引导大家舍小我、顾大局。置身其中,我们发现,在资本的裹挟下,很多教培机构已经非常畸形,贩卖焦虑,扭曲本质,使“寒门出贵子”成为奢望。像我们这样完全靠自有资金和品牌来运营,只算少数。历史的大潮浩浩荡荡,当教培开始伤及国本的时候,对这个产业的整顿是大势所趋。这次国家出手,刹车紧急,决策英明,功德长远。

  大家几乎是流着泪将泉景、百花两个校区关闭的。还有那么多对我们寄予厚望的学生和家长,那么多尚未消化的课时和房租……情感上的不舍、资金上的压力一起涌来,但我们没有任何退路。

  对于学生家长,我们无条件全额退款;对于授课老师,我们优先安排进入集团对应编辑科室。那段时间,不断有人向我倾诉他的“人间惨状”:丢了工作砸了饭碗,身后的家庭一起陷入了煎熬。这让人非常焦心,我深知这个群体中对教育热爱和赤诚的大有人在。我指示集团人力资源总监杨敏:“把优秀的老师安排到公司来上班。”她说:“董事长,最近来应聘的很多都是各大知名培训机构的老师。”“与喜乐的人要同乐;与哀哭的人要同哭”,我也多做不了什么。最终,我们将世纪金榜培训学校“营转非”,保留了总部校区,这既是为金榜的未来积累火种,更是为那些守望金榜的学子留下最后的希望。

  “双减”剑指教培,实现了学子对校园的回归,对教辅应该是个利好,事实却并非如此。教辅市场同样云雾笼罩、一片萧索。据不完全统计,整个行业都下滑了不少,大家惶恐不安、愁云惨淡。如何逆势突围、振奋人心?我总觉得有责任去做点什么。万千压力之下,鼓起勇气走进了直播间。不为带货,只为探索;没有功利,只求功德。

  2021年12月2日,我与山东画报出版社总编辑赵发国、济南中学校长董洪海一起交流、直面网友。赵总编学识渊博、品格高尚。直播当天,他身着西装,扎着领带,庄重严肃,非常认真。相形见绌,我只能紧急换装。我想,他的做法,是对直播的尊重,对网友的尊重,更是对金榜平台的尊重,值得全体世纪金榜人学习。

  2022年2月17日,我与中国出版传媒商报社社长宋强再次围绕双减背景下教育出版的生态变化展开对话。如此的混搭组合,吸引了好友的关注,大家欢快地玩起了“姓名梗”——“宋张带货,金榜泉强”,既风趣幽默,又祝福满满。宋强社长的言论,不仅在直播中大放光彩,更引起了业界的广泛共鸣。宋社长说:“双减是减负担、减焦虑、减内卷,不会减需求、减教育、减未来。这对书业是一次重新洗牌。对于以世纪金榜为代表的企业来说,更是一次重大的发展机遇。学习政策,提升自我,教育出版行业依旧前景广阔。”

  不但创造平台发声,有了机遇更应该努力抢抓,为教辅正名。在中宣部的指导下,世纪金榜集团协助中国新闻出版研究院共同承办了2021年中国教育出版主题论坛,数百位全国教育出版领域的主要负责同志齐聚济南,盛况空前。我发表了主题演讲:“相较近万亿的教培规模,只有几百亿元规模的教辅,还能称其为家庭的负担吗?师生家长花极少的代价,就可以弥合资源差异,获得公平竞争的机会,这难道不是教育所需的‘利器’、社会公平所需的‘基石’吗?”许多教育出版人长舒一口气,大家点头称是,应者如云。

                      

  2022年2月17日,我们邀请了以何兰田校长为首的黄冈市教育考察团来金榜访问,意在探索“双减”背景下教育出版的定位和方向。创办于1904年的“百年黄高”,是全国教育的龙头,改革开放以来,获得了20多项国家级荣誉,被誉为“普通中学的一面旗帜”。何校长不仅是这所国家名校的掌舵人,还是全国人大代表。他知识渊博、眼界高远又儒雅随和,我们非常投缘。“何校长,我们很想听听您对‘双减’的看法。”我向他请教。“双减,不仅要整顿教培,还要整顿教辅。”他提出的观点,让我很受震动。当时,全国两会召开在即,这个观点一旦带到会上,教辅会不会陷入一个大的舆论场中?我内心非常着急,恳切地向他解释。餐后,又追到他的房间,真切的向他告白:“教培绑架和带偏了教育。老师课上不讲课下讲,学生不指望学校却指望教培,教育成了以培训机构为主。教辅与教培却不一样。对于教育,对于师生,我们始终是充满敬畏的。二十三年来,我们一直是谦卑地、认真地凑到师生面前倾听大家的呼声,每天都战战兢兢、如履薄冰,唯恐思路不对应教学,唯恐图书不符合需求。无论在怎样的发展阶段,教辅都是跟随教育、服务教育的。”我的话深深地打动了何校长。“你们的态度,你们的努力,你们的品牌,政府支持、社会关注、师生认可。愿与你们共同探索双减之下的合作新路。”大家讨论了一系列新的举措,降价格、减内容、出专版……对“双减”之后的发展路径和方向有了更清晰的认知。这样的转折与经历,更让人相信,乘历史大势行稳,走人间正道致远。

  真情涌动

  时代的一粒沙,落在每个人头上都是一座山。2021年下半年,在沉重凋残的行业形势和企业现状里,轮值董事长李祥安最先提出:“我们必须精兵简政、优化冗员,让人员数量与发展规模保持动态平衡。”在讨论这个动议的时候,我内心十分犹豫纠结。所有同仁都是生命至亲,都不可分割。然而,亲人却积极响应、主动表达。一张张申请书,一段段交心话,今天思来,仍是心里发酸、眼眶发热。

  营销中心魏正这样说道:“我是入职公司18年的老兵,世纪金榜已经成为我生命的一部分,融入血液,深入骨髓。我的青春和梦想就是世纪金榜。我愿意与公司紧紧捆绑,共克时艰。我申请免去副总监职务,薪资待遇对应下调。”编辑部赵洪青也深情地写下:“从一名教师到一名编辑人,世纪金榜已成为我生命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我愿与世纪金榜同心同行同在。”大语文室的董文英言辞恳切:“15年来,是公司培养了我。对我来说,董事长就像我的父亲一般。现在,我长大成人了,该回报父母了。我愿放弃所有的补助,尽己所能,陪伴公司走过泥泞,走出阴霾,走向山顶。”

  “投我以木桃,报之以琼瑶。”当善良遇见善良,相携的手理应握得更紧,彼此信靠的深情理应不被辜负。同仁如此相待,我们宁可勒紧裤腰带,甚至是“打肿脸充胖子”,也要情感回应:双休不减,爱宴保留,喜礼不变……感谢这些与金榜同甘苦、共命运的优秀同仁,人间已是回暖,山花已经烂漫,一起丛中笑。感谢你们倾尽所能助力公司破局、蝶变,你们的金榜,我们的爱;我们的金榜,大家的爱。

  在经历患难考验的过程中,大家更加齐心和团结,许多优秀同仁纷纷涌现出来。

  “大禹理百川,儿啼不窥家。”金榜英雄王新磊,面对艰难抉择,将情感的天平义无反顾地倾向了工作岗位。一边是儿子肺炎需要照顾,一边是图书发排箭在弦上,他舍小家顾大家,儿子住院六天,每天只在下班后去医院探视一下又接着返回单位。面对妻子的埋怨,他也曾感到委屈。但一代人有一代人的使命,金榜人有金榜人的长征。“忽报人间曾伏虎,泪飞顿作倾盆雨。” 他最终获得了家人的理解。

  “直如朱丝绳,清如玉壶冰。”2021年年末,审计总监王秀芳凭借着自己的正直与坚韧,以尊重事实、不畏人情的巨大勇气,从复杂的线索中抽丝剥茧,为持续了近两年的李杰事件出具了一份完整而详实的审计报告,为公司今后新项目的开发运营提供了镜鉴。品牌,是世纪金榜的根本。任何形式的随意出让、授权,都是逾越红线、触碰底线的行为,必须坚决禁止。我们只有真正汲取了教训,才能亡羊补牢、赢得新生。

  “若人志耕桑,早卜田园居。”微机部负责人卜凡云同志住在济南的大东边,每天通勤路程70多公里,时长近三个小时,但我和他总能在公司餐厅早晨七点不期而遇,每每看见他一身“戎装”,双目含光,积极焕发的样子,我便对他充满了信心。

  “秀鸾刀破天门阵,桃花马踏西夏川。”微机部刘心建,是宝妈中的英雄。2021年,许多主管对科室的管理流露出了畏难情绪,她挺身而出,担负重任,带领科室发愤图强,赢得了大家的一致喝彩。难能可贵的是,心建的家庭也非常美满,结婚多年,仍然和另一半如热恋中的年轻人一样你侬我侬。丈夫也曾埋怨她为工作废了生活,她的回答是:“工作即生活。家庭支撑着工作,工作反哺着家庭,本就该互相托举。”

  行政中心打破壁垒,合并办公,一人多面,一专多能,各种内部硬件、流程的创新更是层出不穷;生产系统深度推进编销一体,与高手过招,与市场同频,增加打磨环节,重回质量巅峰;营销中心将火力点挪移到重点产品和薄弱区域,与合作伙伴保持密切联动,一起发力,双向奔赴。

  漳州雅丹的柯总巾帼不让须眉:“方法很重要,信心更重要”;南宁瑞泉的杨总后生可畏:“绝不躺平,逆势而上”;贵州至善的李总深情展望:“冬天来了,春天还会远吗?”;陈碧蓉大姐,与世纪金榜合作二十余载,初心不改,志向不变,多次来公司,主动申请开发专版,自费邀请编辑团队江苏调研;丘观星兄弟,大力投入推广,将世纪金榜做到了深圳市场品牌占有率第一。山不让尘,川不辞盈。当我们的心同在一起,所有困难都将被战胜,一切险阻都会被征服。

  2021年,全国书博会在济南召开。近百家新华集团、出版社负责人先后莅临金榜。有许久未曾谋面的老朋友,有一见如故的新朋友,更有我们一直想请请不到的好朋友。群贤毕至、嘉宾盈门、高朋满座,自然少不了美酒助兴。在近一周的会期里,我几乎是中午、晚上连轴招待,虽然忙却格外开心,只恨自己分身乏术,无法多畅叙心声,无法多交流思想,无法多挽留情谊。“孤举者难起,众行者易趋”,出发即是追着未来,世纪金榜一定不负亲朋的期待。“青山在,人未老,明年春来再相邀……”在各级领导的关心支持下,全国书博会将永久性地落户济南。教育出版大道不孤、天下大同,我们的事业将无限广阔,我们的情谊将亘古长存。

  奋斗无悔

  扭转被动,激发市场,只有奋斗。除此以外,没有任何捷径。

  2021年,我走了很多地方。旅途的奔波,出差的辛劳,自不必说,有时,难免遭到冷眼。内容有瑕疵,政策欠力度,又怎能不让用户吐槽?我个人受点委屈没什么,“世纪金榜”这个品牌容不得一丝玷污;有时,难免情绪激动、说些重话,甚至果断出手。看到有代理偏行己路,荒废了市场,真为他们忧心。任何人都不能耽误和影响世纪金榜的发展,哪怕有短暂的不愉快甚至是言辞上的交锋。

  5月,我去了天津。河海要冲,拱卫京畿,天津的重要性不言而喻。可是,市场却经营的差强人意。老代理小富即安,销售同志麻木不仁,长时间缺乏引导和督促。落后就要挨打。下滑就要调整。这是对情义和发展最大的负责。到天津的那个晚上,新的合作伙伴——知无涯陈总带队接站,盛情溢于言表。晚间餐叙,卫总情不自禁地流下了热泪。他说:“六年来,我们一直很努力,但苦于没有找到一个好的品牌,所以总是起不来。今天,能够与世纪金榜携手,是知无涯的幸运,更是我们腾飞的契机。”我被他的话深深地感染了。是啊,事业的机缘何其宝贵,世纪金榜与知无涯相见恨晚,却一见如故,只要彼此融入、共同努力,相信未来会更加美好。

  6月,我去了浙江。“千岛湖之约”,多么浪漫的名字。然而,这又是多么长久的等待。距离上次临安圆桌会议,已经过去了七年的时间。七年,朱颜已改,物是人非。一个合作了十几年的朋友,是去是留,是个艰难的抉择。如果说,对于连续两年的负增长,我们还能宽容;对于缺少励志图新的勇气与举措,我们再难有信心。没有市场的扁平,就没有代理的优胜劣汰,就不可能有销售格局的重生。从此,浙江不再是一家独大,70余位合作伙伴凝心聚力、美美与共,围坐在“天下第一秀水”旁,用最好的水烧最好的鱼,喝着最好的酒,抒着最美的情,进行着我们最美好的事业,这难道不是奋斗的意义所在吗?

  6月,我还去了宁夏。溥海与金榜合作已有十五年了。十五年,在历史的长河中可能只是短暂一瞬,但对于生命来说,她是人生六分之一的时长,更是一代人的整个青春。十五年间,与宪潮兄相处的一幕一幕,不停地在我的脑海中回旋。有为他颁奖,见证荣耀的相拥;有开拓市场,携手打拼的激扬;有置身沙漠,亲近自然的流连……但这次开会,我严肃批评了他:“宁夏连续三年没有开会,去年的发展也不理想,这种局面必须要扭转!”宪潮兄和秀红副总神情激动、坚定表态:“明年,我们一定会把市场做起来。”晚上,宪潮兄与我手牵手,纵情高歌。“朋友一生一起走;一句话,一辈子;一生情,一杯酒……”旋律在房间回荡,更在我们的心间氤氲。

  在临近建党百年纪念的日子里,我与以郝琼、宁立为代表的上百位湖南合作伙伴共同来到了井冈山。这里山清水秀,森林茂密,云雾缭绕,满目苍翠,是红色圣地,是人间仙境。“红心向党,金榜花开”,每个人都满怀肃穆崇仰,都感到责任重大、使命光荣。大家齐声朗诵着毛主席的词《水调歌头·重上井冈山》:“三十八年过去,弹指一挥间。可上九天揽月,可下五洋捉鳖,谈笑凯歌还。世上无难事,只要肯登攀。”是啊,人生就像登山,上山如登,下山如崩。想追求成功,就要不停地向上攀登。大家的精神受到了洗礼,灵魂得到了升华。置身百年未有之大变局,我们必须要有这样一股不信邪、不畏难、不服输的精气神。

  8月,我去了云南。与传导图书结缘只有三年多的光景。在明康兄的主持下,云南市场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起初,我们只是将部分产品交给他来运作,现在他的产品线已经近乎齐全了。奉献赤诚的,必被赤诚包裹;助力平台的,必被平台守护。更难忘怀的是,在明康兄的一力促成下,2021年有数百名云南各地的名师齐聚金榜,这是观摩之旅,更是回家之旅。从此,金榜的种子将会被他们播撒到彩云之南的角角落落,在万千学子中间生根发芽。

  “天下九塞,雁门为首。”9月,我带领编辑、营销团队,跨过雁门关,深入学校走访调研。一个年级,上万人的规模,这在很多地方是不可想象的。足可见,这里不仅是兵家必争之地,也是书业必争之地。我刻意回避了所有的繁文缛节,径直走进了主管教务的副校长办公室。当时,他的办公室里坐着别的客人。有人认出了我,和我打招呼。这位校领导正在进行谈话。我安静地听着,待他讲完,才怀着虔敬的心走上前去,自报家门,主动问好,讲服务、讲理念,渐渐地领导眼里有了刮目相看,有了相见恨晚。“世纪金榜还有许多地方做得不够好,我们一定会认真改正、不断完善。”他终于放下了矜持,热情地握手交谈。我知道,打动他的,不是身份和名望,而是真诚与用心。

  不可否认,面对疫情、面对双减,我们的销售确实反应比较滞后,生产环节的缺位也是明显的。我提出:“要只争朝夕,精益求精,绝不能在质量上得过且过,更不能把心思都用在推诿上、狡辩上、抵赖上,那是很可耻的。”

  10月中旬,有人投诉世纪金榜图书配套课件。我立即安排了专项整顿。产销联合成立工作组,奔赴市场一线,与投诉人面对面,虚心倾听意见,出台“课件整改十条”,重新组建了管理队伍。大家的创新热情被充分点燃,课件从程序到页面,从内容到表达,都有了翻天覆地、脱胎换骨的变化。

  生产人的质量意识和创新精神被充分唤醒。“眼纳千江水、胸起百万兵”,大家纷纷走向市场、广泛调研,让图书更贴一线、更接地气;“收百世之阙文,采千载之遗韵”,编辑团队从历史和现实中广征博引,听文明先声,应时代呼求,浮华中炼心,沉潜中磨技,让图书更有质感、更有温度;“立文之道,惟字与义”,审校团队坚持“校字如仇”理念,不断规范操作程序,苦心孤诣、反复雕琢,只为将更加完美的产品奉献给读者……打造卓越品牌,成就万千读者,积累社会功德,这是世纪金榜的初心。无论环境如何变化,都不会有丝毫的动摇。

  日月经天,江河行地。其间有黑白交替的光芒,有山川纵横的辽阔,有万物生长的力量。走过2021,岁月中刻下的年轮深沉地告诉我们:越是艰难时,越要去奋斗。躺平不可取,躺赢不可能。走过千山万水,仍需跋山涉水。

  后记

  这几年,可能是自己年纪大了吧,几乎每天晚上都会做梦,但是这梦却不像年轻时天马行空,色彩斑斓、不着边际,常常都是围绕着现实展开,只是逻辑稍有些混乱罢了,又常常在早晨醒来的时候仍然印象深刻、记忆清晰。有几次做梦,我豁然顿悟,为什么金榜的上市梦迟迟无法实现?哦,原来我们的第一个梦还没有完全实现。

  创业以来,世纪金榜的物流中心一直是租赁的。今天,我们终于有了自己的仓储基地。从2021年5月底开始,搬迁进入白热化阶段。新库房在安置,旧库房在清仓,两边的卸车、发货哪个都不能耽误。物流中心的小伙子们将“铁军”精神发挥到了极致。大家凌晨2点收工,早上七点开干。王会杰、牛玉龙几个人更是因陋就简、住守仓库。经过大家连续一个月的奋战,新的物流园正式启用,世纪金榜的第一个梦想----“家园梦”得以圆满。

  我想,这就是上帝的预备和安排吧。时光作渡,历史的脉络自有逻辑,未来的道路更加清晰。坚持下去,我们终会看到上市梦、文化梦的次第实现。不管世界有多少莫测,生命有多少苦难,我们都要坚定地闯过去,因为,经得住浴火之痛,才配得上重生之美;扛得住此刻的压力,方能接得住将来的惊喜。“追风赶月莫停留,平芜尽处是春山。”愿你我眼中有光、脚下有力,在砥砺前行中铺展未来的美好,在接续奋斗中书写金榜的华章。

责任编辑:马文文
相关内容